BLOG

写字的地方

POSTED 2017.02.05 / BY Jiaao

书信一封

见字如晤。

 

距上一次相见,没想到,时间竟已匆匆跑出去了一个多年头。听闻下周这边要降温至零下二十几度了,坐在飘着薄雪景致的窗前,有些情感,提笔写下了这份书信。

 

家乡的新年伊始一周,你过得怎么样呢?他乡的年后平淡生活已转了近两个月的轮回,我可都已经过了四十几个相似的白天黑夜了。

 

昨日,在微信的朋友圈中看到有人说道:人对世界的认识多少都受到了自己母语的限制。最近也是愈来愈能体会到这感觉了。记得,许多年前咱俩坐在烧烤摊里畅谈人生的时候,我和你说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依赖性的人格,即使大学在外读书那么久,也并没有太多的思念旧里。甚至自信地说着,自己可以宽容地面对各种文化人格的差异,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就行,更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地融入各地的生活当中。那时的你说,毕竟我们都是出身自小地方的人,没有什么强烈的地方归属感嘛,而且我还是一个看起来浪迹天涯的人。

 

当然,在过去的时光里,我确是也这样的生活着。由于学业,实习,工作等原因,五年来在五个不同的城市国家中生活了不同长短的时间,搬了七八次家。虽称不上多么的飘荡,却也实在与所谓“安定”的生活沾不上什么关系。

 

每一次临行前,我都活力满满,对未来新事物充满期待。可是最近却发现,这些变化,这些新事物和这些差异开始慢慢地大量消耗我的精力了,有时精疲力竭却不知去何处寻找补充能量的菠菜。或许这时你要说,我不过是想念家乡和旧友了,落叶该归根了。

 

但若此时扪心自问,却仍并未深深思念家乡或是他人。或许是我嘴硬,但这失落的情绪大概更多来自自己的认知限制导致的与他人的文化冲突或矛盾吧。这些年来的经历,慢慢地把我塑造成一个面向自我的性格,从他人的角度来描述,或许是自私,被动。我并不会想要第一个迈出步伐去跨域那些鸿沟,大概只会抱怨着互相的不理解退回自己的世界里。

 

信写到这里,有些犹豫还该不该把它寄给你了,我好像喃喃自语的太多了。到有些像我抓着你不放吐槽不停了。还真有些不想让你收到一封来自一年多未见的好友“充满”怨气的信了。还是先把它放起来,过个几天看我还想不想把它寄与给你吧。

 

请替我向伯父伯母致上问候。

 

2017年2月25日晚十一点

 

及:

 

我在考虑半年后短暂回去待一会,期待到时与你的相见!

 

又及:

 

若你有想法来我这边玩,请于春末的时候来吧,那时我比较闲,这边景色也好看许多。

<

HOME

>

<

© 2018 Copyright JIAAO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