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字的地方

POSTED 2017.03.19 / BY Jiaao

关东煮

近来,忽然间迷上了NHK的一个名叫纪实72小时的电视节目,每天工作之后便买来些随意的晚饭回到家中就着节目吞咽。起因是前些天在友人家中,晚饭后她找来边看边休息之用。自己觉得这节目甚是有意思,之后便陆陆续续找来看。节目的形式是对某个地点进行72小时纪实地拍摄,记录下该地点三天里到访的人与发生的事,最后剪辑成大约24至25分钟的短片为一集......

READ MORE

POSTED 2017.02.22 / BY Jiaao

瀑雪

意外的,今天的天黑的有些早。正午时的刺眼阳光在这有些昏暗的室内难以找寻了。他抬起头,想从天窗望出去放松片刻。不知谁将白色的窗帘降下,把几片面前的天窗遮得严实,却在几米远的一扇的右上角露出一个不规则的空洞。他定睛一看,这白色哪里是什么窗帘,竟是颗粒细小的雪。不知何时,雪替了光,躺在这玻璃上。原来你是这暗淡的“罪魁祸首”,他啧了声......

READ MORE

POSTED 2017.02.20 / BY Jiaao

天人

天像也是从漫长的阴霾中长舒了一口气般,难得的晴了个透彻。他和我三天前约好今天出门,真是赶上了好时候。早早地吃过午饭,便寻着出门去了。住在离市中心有些距离的地方,没有太多的居民活动,小路总是像这样冻成滑冰场。纵然政府的石子车往上铺洒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滑石。透过冻得清晰透明的冰层,一粒粒石子指不胜偻......

READ MORE

POSTED 2017.03.19 / BY Jiaao

书信一封

见字如晤。距上一次相见,没想到,时间竟已匆匆跑出去了一个多年头。听闻下周这边要降温至零下二十几度了,坐在飘着薄雪景致的窗前,有些情感,提笔写下了这份书信。家乡的新年伊始一周,你过得怎么样呢?他乡的年后平淡生活已转了近两个月的轮回,我可都已经过了四十几个相似的白天黑夜了。昨日,在微信的朋友圈中看到有人说道:人对世界的认识多少都受到了自己母语的限制......

READ MORE

POSTED 2017.01.28 / BY Jiaao

南方

住在北国,积雪即将融化的完全了。这时雨水淅沥地落了下来,打在窗台上防止积雪过高的倾斜的金属台面上,发出叮咚一般清脆的声响。窗户的玻璃上凝结的雨滴像是沿着窗外杉树笔直的树干流下。虽然回来后已将厚重的外套挂起放在了通风的位置,浓烈的火锅气味却仿佛消散不开。昨夜的食物似乎还未完全地消化干净,在肚子里咕噜着......

READ MORE

POSTED 2016.11.04 / BY Jiaao

初雪

双手长长地往后一伸,他从电脑前忙碌的工作之中解放了出来,抬头望向窗外,从昨晚熟睡后开始落下的雪还在持续着。今天下午有一场报告,他和他的小组成员们从一大早便坐在这个六七坪,有着两排书架四台电脑的小型图书馆里,工作了整整一个上午,终于在临近午饭时候完成了报告。早上出门时还落得淅淅沥沥的雪,现在被有些强劲的风吹起,像一片巨大的白雾笼罩在这城市上......

READ MORE

POSTED 2016.10.27 / BY Jiaao

公交站台

呼,好暖和啊,她头靠着公车上离暖气最近的座位旁的玻璃窗坐了下来。一股股雨水被快速移动的车带起的风吹得斜斜地从她的眼前流落。连绵不绝的雨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星期了,在这离市中心较远的居住区,有些强劲的风使得淅沥的雨滴简直无孔不入。车上的很多乘客都没有选择带伞,而穿起了防雨的大衣和帽子,甚至两辆婴儿车里的小孩也这样全副武装的穿戴者......

READ MORE

POSTED 2016.10.24 / BY Jiaao

极光

嗡嗡嗡,手机已经第四次在桌子上震了起来。他慢慢地从棕灰色的地毯上站起来,随手将手中三岛由纪夫的《奔马》放在了有着一颗小仙人掌盆栽的矮几上。又是极光信息的提醒,看来未来一至二个小时内可以看到极光的可能性很大。或许是有过极光绚烂在头顶的经历的缘故,又或许是还有衣服在烘干机里轰隆轰隆滚动的原因,他看起来似乎没有出门的欲望,放下手机又坐回了矮几边......

READ MORE

POSTED 17.09.18 / BY Jiaao

塔林女孩

九月初,塔林的夜已有些许凉意。老城广场的西南角的吉他声穿过嘈杂的广场传入刚出便利店的他的耳朵里。他转了转握在手中的热咖啡,循着声音走了过去。两个穿着帆布鞋和格子衬衫的吉他少年,有些蜷缩着坐在高出路面些许的步道上。他们之间并无太多的互动,各自扫着自己的吉他。音乐却是和谐的,引人入胜的......

READ MORE

杂识摘录

READ MORE

文摘

READ MORE

<

© 2018 Copyright JIAAO LIU